免費國產GV網站

時間:

豆瓣評分:8.8分

主演:偷窺時刻 

導演:偷窺時刻

類型:僵尸 2006

手機電腦在線觀看

最大資源播放

猜你喜歡

免費國產GV網站劇情簡介

卿本免費國產GV網站

狂妄醉仙葫逃妃免費國產GV網站

男人女人親嘴 三級片 完整版在線觀看 電影嫁太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:不念舊情卿本聽了孤鴻真人的話,狂妄棲云真人忽然之間恍然大悟,狂妄道:“我終于明白了,明嬰仙果是假的,剿滅陰風峽妖獸也是假的,就連一統九州大陸修仙界也不是你的主要目的,你最終的目的是為了通過這一場大戰,能夠得到足夠的尸體,好供你修煉什么飲血重生神功!” 孤鴻真人笑道:“棲云真人說的不錯,不經歷這一場大戰,怎么能夠得到足夠的尸體修煉飲血重生神功?不修煉這個功法,我如何成成元嬰修士?不成為元嬰修士,又怎么能震懾整個九州大陸?” 聽了這些話,蠻林真人總算是確認,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,他怎么都接受不了掌門孤鴻真人的做法,不等棲云真人開口,就高聲哀求道:“掌門,你不能這么做啊,血魔教功法殘忍血腥,我等正道修士豈能沾染,這么下去會被整個修仙界唾棄的啊?!? 對蠻林真人,孤鴻真人就沒那么客氣了,呵斥道:“你知道什么,功法哪有正邪之分,這不過是我們用來提升修為的途徑而已,用之正則正,用之邪則邪,只要我突破了元嬰期之后多行正事,把仙門正道發揚光大,還有誰會說我是邪惡之人?” 蠻林真人道:“可你為了自己突破,不惜策動七大仙門圍攻陰風峽,為此造成無數修士死傷,之后更是暗中出手殺死銀須真人和其他幾派金丹修士,這不是邪又是什么?” 蠻林真人話音剛落,孤鴻真人就怒斥道:“放肆,我的事情需要你來做主嗎?你有沒有把我這個掌門放在眼里?我所做的一切還不是為了鎮魔殿?不要再多說了,我自有分寸?!? 那蠻林長老似乎是個倔性子,孤鴻真人的話不但沒有令他退縮,反而更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,道:“掌門,你不能如此執迷不悟啊,這么下去,你會走火入魔的,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錯下去?!? 蠻林真人說完之后,就要上前破壞眼前這邪惡的陣免費國產GV網站法,旁邊給孤鴻真人左護法的玉鋤真人怎么可能讓他得手?連忙搶上一步擋在前面,同時一掌逼退了蠻林真人,只是顧忌到這蠻林真人是孤鴻真人師弟的身份,只是逼退了對方,并沒有下重手。 陣法里的孤鴻真人也是驚怒交加,若是讓蠻林真人破壞了陣法,自己這些年的努力豈不是都白費了,與自己的前途相比,同門之誼算得了什么?見蠻林真人似乎仍不肯罷休,他終于怒了,道:“我把你當同門師弟,你卻如此壞我好事,那就別怪我不念舊情?!? 只見陣法之中的孤鴻真人神念一動,一柄銀色長槍突然從陣法之中射出,直刺那蠻林真人。那蠻林真人的目的只是為了阻止師兄錯下去,認為自己完全是為了對方好,根本沒想到師兄會突然出手翻臉,連一絲防備都沒有,直接就被那銀色長槍刺中心口。 只聽砰的一聲爆響,蠻林真人胸口爆開一個巨大的血洞,身子一歪倒在了陣法邊上。遭受如此重創,哪怕是金丹修士也活不下去,蠻林真人帶著滿臉的不可置信和滿腔的遺憾就此死去。 蠻林真人的死并沒有讓孤鴻真人絲毫遲疑,反而加快了功法的運轉,沒多久,就連蠻林真人的尸體上也逐漸的散發出陣陣血霧,被陣法吸收,從而變成了孤鴻真人提升修為的養分。 其他人看到這一幕,不由得膽戰心驚,孤鴻真人連自己同門師弟都下得去手,還會在乎別人的性命嗎?幸虧之前見機得快,投向了鎮魔殿,否則的話自己豈不是也會有這個下場? 對于很多修士來說,死亡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死掉之后還不得安生,一身血肉還要變成別人提升修為的養分,這就太恐怖了。 青陽對蠻林真人還算熟悉的,當初在亂魔谷試煉時還替他說過幾句公道話,雖然也有不少缺點,卻是個直性子之人,青陽對他也頗有好感,沒想到會因為阻止孤鴻真人,而被對方殺死。 這孤鴻這人能夠果斷下手殺死師弟,也算是殺伐果決的一代梟雄,只是七大仙門落到這樣人的手中,也不知是福是禍,這樣的人究竟能不能帶著九州大陸修仙界走向興盛?孤鴻真人不惜殺死別人提升自己修為,其他人會不會有樣學樣把修仙界搞得烏煙瘴氣?青陽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絲迷茫。自己以后應該何去何從? 青陽想些什么暫且不說,隨著時間的推移,擺在周圍的尸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干枯了下去,而陣法中心的孤鴻真人氣勢卻一直在向上攀升,這個過程很是緩慢,但是時間長了,效果非常的明顯。 孤鴻真人原本就是金丹九層的修為,比起金丹圓滿的銀須真人并不差多少,否則的話也不會長期占據九州大陸修仙界第二人的地位,很快的,他的修為就提升到了煉氣圓滿的程度,甚至是比當初的銀須真人都要強大一些,距離元嬰期似乎只有一步之遙。 陣法之中的孤鴻真人臉上也滿是興奮,沒想到這功法竟然真的有用,自己數十年的籌劃沒有白費。只需要再加一把勁,自己就會成為元嬰修士,不僅壽命能夠增加五六百年,還能稱霸整個九州大陸,成為修仙界唯一的強者,稱宗做祖無人敢有怨言。 圍觀的修士們也都充滿了羨慕嫉妒恨,甚至許多人的目光之中充滿了貪婪,沒想到這血魔教的功法竟然如此奇妙,只是靠著吸收同階修士的精血就能提升自己的修為,這種提升修為的方法實在是太簡單了,效率也太高了,有如此捷徑可走,又何必費盡心力的苦修? 怪不得孤鴻真人會修煉這種功法,如果是他們處于哪個地位,肯定也經不起這個誘惑。原本很多人是迫于形勢不得不暫時臣服于鎮魔殿和孤鴻真人的,可現在他們卻改變了想法,若是自己積極表現,孤鴻真人一高興山下功法,自己豈不是也能成為元嬰修士了?

逃妃嫁太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:又見血魔蠱卿本

天海翼在線視頻就在下面人胡思亂想的同時,狂妄孤鴻真人似乎也到了突破的關鍵時候,狂妄那飲血重生神功運轉的速度更快了。陣法周圍的血霧越聚越多,越來越濃,遠遠看去,就像是一個大血池,血腥味濃重之極。 而那用來布置陣法的幾具尸體,則越來越干枯,渾身的血肉似乎都被抽干了,只剩下了一張薄薄的皮包裹在骷髏上面,連那三具妖獸尸體也不例外,所有的精華都被吸收一空。 聚集了如此多的血霧,孤鴻真人顯然是打算殊死一搏,用數量來協助自己沖擊元嬰期的瓶頸。隨著功法的運轉,孤鴻真人臉上表情變幻不定,身體不住地顫抖著,汗水合著血霧流滿了全身,就像是一個血人一般,讓在場的修士怎么看都覺得恐怖。 無論是真心臣服的,還是暫時被壓服的,所有人都為孤鴻真人捏了一把汗,不是他們擔心孤鴻真人,而是他們也都是第一見到修士突破元嬰,兩千多年了,元嬰修士即將再次降臨九州大陸,這其實也是一件好事,若是別人都能突破,憑什么自己就不能? 就在所有人都屏氣凝神等著孤鴻真人突破的時候,忽然,從人群的后面傳來一陣鼓槌敲擊的聲音,咚咚咚咚的聲響,低沉而響亮,沒有絲毫的雜音,直入在場所有人的腦海深處。 這聲音出現的太突兀了,幾乎所有人都被吸引了過去,扭頭一看,只見金鼎閣的隊伍里面走出來一個其貌不揚的年輕弟子,此人手持一個小孩玩具一般的撥浪鼓,一邊搖動一邊緩緩的向前走。 咚咚咚咚的鼓聲不斷敲響,就仿佛敲擊在每個人的心頭,體內氣血翻滾,似乎有不受控制的趨勢。大家都靜靜地看著那名年輕的金鼎閣弟子,誰都搞不清楚這究竟是怎么回事,也都忘記了上前阻止和質問,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那弟子走到陣法邊上。 只有青陽是個例外,看著眼前這熟悉的一幕,青陽不由得想起了十幾年前那次雍州的任務,陶家家主在最后也是用這種撥浪鼓,引動血魔蠱侵入修士體內,從而控制住了呂楓、城必旺等人,若不是當時青陽的血靈珠放在醉仙葫之中沒有中招,他們可能要全軍覆沒。 血魔蠱,莫非此人也在驅動血魔蠱?可他一個小小的筑基修士,在這種高手眾多的環境中,又能翻起什么風浪? 到了此時,玉鋤真人終于反應了過來,看著自己門派這個不起眼的弟子,喝道:“你是何人?想干什么?還不速速退下?!? 那年輕弟子卻并沒有理會,而是微微一笑,以更快的速度搖動起手中的撥浪鼓,咚咚咚咚的鼓聲透過層層血霧傳入陣法之中,而陣法里面孤鴻真人就像是被吹了氣一般,身體慢慢的開始膨脹。 隨著孤鴻真人身體的膨脹,周圍血霧之間消失,似乎都被孤鴻真人吸收了一般。那年輕人手中的鼓聲不斷,剛剛膨脹起來的孤鴻真人身體又開始收縮,而且越來越瘦,逐漸的就變成了一具骷髏。 剛才孤鴻真人一出手就斬殺了蠻林真人,說明他的行動并沒有受到限制,但是這一次,眼看著陣法中心的孤鴻真人從大活人變成了骷髏,身體卻始終一動不動,就像是死了一般。 玉鋤真人終于察覺到不對了,不敢再廢話,伸手就抓向了那年輕弟子,誰知那年輕弟子早有準備,輕輕往旁邊一縱,就躲開了對方伸出來的手臂,而且手中不斷敲擊的撥浪鼓卻一點沒收到影響。 要知道,玉鋤真人可是金丹后期修士,而眼前這名金鼎閣不知名弟子看起來只是一個筑基初期修士,兩者之間的實力差距猶如天塹,就算玉鋤真人有些大意,也不可能會被一名筑基修士躲開。 而事情就是這么奇怪,那年輕弟子偏偏很容易就躲開了,不光是玉鋤真人,在場所有修士都是心中駭然,能如此輕松就躲開玉鋤真人攻擊的,起碼也是金丹后期修士,而此人卻名不見經傳,根本就沒有聽說過,也從來沒有見過,他究竟是誰?到底是從什么地方冒出來的?偽裝起來隱藏在金鼎閣是何目的? 玉鋤真人不敢有絲毫怠慢,一邊出手攻擊那名年輕弟子,一邊沖著對方厲聲喝道:“你到底是誰?藏頭露尾的躲在我金鼎閣想干什么?你究竟對孤鴻真人做了什么?棲云真人、凰鳴真人,你們還愣著干什么?一起動手??!” 眼見其他修士都要圍上來,那年輕修士不敢再拖延,一邊躲避玉鋤真人的攻擊,一邊加快了速度搖動手中的撥浪鼓。 其他金丹修士很快就圍了上來,還沒來得及動手,孤鴻真人的頭頂忽然飄出來一只透明的小蟲子,微微帶著一絲血腥味,不過那蟲子身上的氣勢卻大的驚人,仿佛那就是一個金丹圓滿修士一般。 此時再看那陣法之中的孤鴻真人,身上早就已經沒有了任何的生命氣息,渾身的修為仿佛都消失不見了,骷髏失去支撐,往地上一歪,頓時就摔成了一地骨架。 看到這詭異的一幕,在場所有修士都心中駭然,不約而同的停止了攻擊。孤鴻真人竟然死了,這究竟是什么手段?竟然能令一個金丹九層修士無聲無息的死掉?這也太嚇人了吧?若是此人對自己也使用這種手段,大家豈不是都死定了? 見到那透明的小蟲子,那年輕修士再也掩飾不住喜色,沖那邊輕輕一招手,小蟲子就順著撥浪鼓的聲音飛入了那年輕修士的手中。 那年輕人并沒有直接吞掉那透明的小蟲子,而是拿在手中左看右看,一時愛不釋手,過了好久,那才掏出一個小小的玉盒,把那只透明的小蟲子小心的裝了起來,踹在了懷中。 那透明的小蟲子幾乎跟當初青陽在陶家地宮見到的一模一樣,唯一的區別是那時的小蟲子,里面蘊含的能量極其有限,而眼前的這個小蟲子,里面得能量大的驚人,望之令人恐懼。十幾位金丹修士站在空中,逃妃看著即將發生的戰斗并沒有出手,逃妃不是他們自矜身份,而是因為高階妖獸還沒有出現,他們必須防備著對方是不是還有后手,那些高階妖獸才是他們需要對付的。嫁太

一方是妖獸,卿本黑壓壓一大片,卿本足有七千之數,似乎有一種吞沒一切的乞丐,鋪天蓋地而來。另一方是人類修士,入潮水般涌來,雖只有八百,卻個個都是精英,也帶著一往無前氣勢??裢D眼之間,逃妃雙方就撞在了一起,逃妃穿林獸沖撞的威力還是很大的,幾乎沒有幾個修士敢正面對敵,都是一閃身,躲過穿林獸的正面,或是身子騰空而起,然后祭出靈氣斬向妖獸。

修士數量畢竟太多,當然也有極個別躲避比較慢的,遇到的又是實力強大的六階穿林獸,被撞了個正著,身子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,倒飛出四五丈,重重的摔在地上,似乎傷的不輕。不過修士也對穿林獸造成了巨大的傷害,修士雖然數量少,可平均實力要高得多,斬殺幾只低階的妖獸不在話下。

尤其是那些筑基后期修士,甚至敢于祭出靈器跟對面的妖獸硬撼,不躲不閃生生擋住穿林獸的直接沖撞。這樣的沖撞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既然被修士擋住了,那穿林獸的下場可想而知。就是這么一個短兵相接的瞬間,前前后后不過幾息的時間,雙方就都有了不小的傷亡,修士這邊二死三重傷,輕傷的也有十幾個,而穿林獸被斬殺數十只,受傷的更是不計其數。

一級a做爰片365無碼網站看上去似乎修士占了優勢,可是對整個戰場并沒有什么影響,因為妖獸的數量實在太多了,被修士們斬殺的幾乎都是一些一二階的低階妖獸,本身就是炮灰一般的存在。血腥味在戰場上彌漫開來,穿林獸也徹底被激起了兇性,一個個咆哮著,仿佛要殺死眼前的每一個敵人。與此同時,灰須鼠、花斑青蛇、金眼雕、疾風狼也圍了上來,與修士戰成一團。

1000倍捕鱼游戏网络版 篮球即时比分网7m 水果派对2彩票机怎么玩 如何查阅福彩中奖信息 四川时时彩在线 3d福彩 内蒙古11选5前三走势 股票风险评估c4 热门棋牌 最好玩的麻将手游 3d开奖分布图 俄罗斯莫斯科5分彩开奖结果 北京快三官网开奖 中国体彩p3出号走势图 pk10在线人工计划网站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彩经网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单机版